日前,雲南昆明官渡區一社區居民反映,社區主任因父親去世大辦喪宴,每餐400多桌2000多人參加。5日,官渡區紀委通報稱,經調查,沒有證據證明該主任藉機斂財,也沒有發現公款消費行為。但其行為造成了負面影響,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社區幹部和基層組織的形象,責成有關組織對其停職處理。
  □現場 邊收錢邊招呼客人入席
  “社區主任張榮父親去世,村內3個客堂全部用來請客。雖然是流水席,但從7月1日開始大量客人就開始前來吃飯,每餐400多桌,每次吃飯僅村內就有2000餘人。”2日,子君社區的居民反映,這麼多年來,如此規模以及每餐接近20個菜品的宴席並不多見,尤其是主任家的菜品豐富,以葷菜居多,不少人飯後還“打包”。
  2日,張榮的父親出殯,中午又宴請大家吃飯。據介紹,附近居民大多按戶給錢,並按照習俗在進入客堂前登記好。“不過也有一些生面孔,開著高檔車來,給了錢後有的在相對安靜的桌子吃飯,有的直接給完錢就走。”
  居民介紹,子君社區有1100多戶、3000多人,大概90%的都請了。前來吃飯的居民每個最低給100元,有的要送幾百元,加上其他人送的大禮,這次張榮至少可以收幾十萬元。
  2日上午11點多,記者在現場看到,3個客堂相隔不遠,許多提前到來的人已經坐下聊天,大門外來客依舊絡繹不絕。路邊停著不少車輛,其中有一輛警車和一輛城管執法車。入席人員中,有3名男子身著城管制服。
  在標著“子君彞族小學”字樣的客堂門口,一名身穿黑色短袖、剃光頭的男子正熱情迎客,其手上、脖子上均戴著金鏈子。居民說,這便是張榮。來客或遞上信封,或直接送上錢,有專人將客人送入席間,黑衣男子隨後將信封遞給一個黑色女子,由她收走併進行登記。其間男子不斷地接到電話,在電話里和對方詳細介紹吃飯的地方及如何到達。中午12點多,又有一輛黑色轎車在小學門口緩緩停下,車內的人搖下車窗,男子忙上前與其握手,並接過了一沓數百元的鈔票,隨後黑色轎車便離開了。
  在記者觀察的20分鐘時間里,門口的黑衣男子共接過10多個信封。
  “老人只有張榮一個兒子,當官了,操辦得比較風光。”社區的一位老人透露,張榮是去年上任的。
  儘管有不少人認為社區主任操辦父親喪事合情合理,但也有人提出反對意見,“在中央八項規定以及全國倡導勤儉節約的背景下,如此大操大辦,實在不合理”。
  □通報
  無證據證明張榮藉機斂財
  2日下午,記者聯繫官渡區矣六街道辦,工作人員核實後回覆稱,操辦婚喪嫁娶事宜的相關規定只要求到鄉(科)級副職以上幹部,未要求到社區,所以街道辦並沒有要求備案,也不知道子君社區主任張榮會擺那麼多桌。隨後,記者又將情況反映給官渡區紀委。
  4日下午,官渡區紀委通報稱,調查得知:張榮,男,彞族,無黨派人士,2013年4月任子君社區居委會主任。張榮父親去世後,張榮兄妹4人及家族成員在3個客堂內請喪客,一共請了175桌,兩天四餐。
  子君社區歷史上是彞族村落,近年來婚喪嫁娶請客吃飯送禮金一般為每人100元,以家庭為單位來做客的人均送禮也在100元以內,2日來吃飯的都是鄉親鄰裡,所送禮金未超過當地平均水平。調查中未發現有人送大額禮金,也無證據證明張榮藉機斂財,同時未發現公款消費,但請客桌數偏多,超過村民請客規模。
  有負面影響責成停職處理
  調查認為,雖然張榮不是中共黨員,也不是國家公職人員,但其作為依據“村民委員會組織法”選舉產生的社區居委會主任,理應對自己嚴格要求,並約束好家人。其行為在群眾中造成了不節儉辦喪事的負面影響,一定程度上損害了社區幹部和基層組織的形象,責成矣六街道辦事處對其停職處理。子君社區的街道辦事處副主任蘇海生對此事發現、制止不及時,由矣六街道黨工委對其進行督促整改誡勉談話。
  此外,2日,綜合行政執法大隊七中隊隊員陳少波、李海山、李才貴3人,作為執行公務的人員,駕駛執法車輛參加私人宴請,違反了公車使用的相關規定,責成矣六街道辦事處對其進行問責處理。
  據《都市時報》《春城晚報》  (原標題:村官大辦喪宴紀委稱未斂財)
創作者介紹

窗簾

fk24fkcu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